主页 > 趣·美味 > 一只猫,改变了我家四代挣扎在漩涡里的人生
2014年05月21日

一只猫,改变了我家四代挣扎在漩涡里的人生

我因此克服了自身的胆小,懦弱与自卑,在人面前说话不再是低头脸红的,成绩也越来越好。这时候的我,眼前唯有猫大妮宝石般的眼睛,在亮晶晶地眨动。我心底里听见的是,它呼噜呼噜,最高兴的声音……
我的小舅舅有一次,将猫大妮偷偷顺着走廊的窗子,试图将它赶走。谁知,猫大妮自己回来了。外婆知道这事后,将舅舅好一顿臭骂,“你摘走我的心肝宝贝,我还怎么活?”舅舅不屑道,“它掉毛掉得满家都是,脏呼呼的,再说养它有什么用?”
外婆退休时,妈妈已经24岁了,一直待业并待字闺中。外婆常抱着猫大妮偷偷流泪,久而久之,它像听懂了似的,会用温柔的目光凝视着外婆。妈妈看到这一幕时,凄凉的内心有了暖意,她会情不自禁拥抱猫大妮。
猫大妮将头钻进我怀里,浑身发抖,眼神是惊恐的。我明白,它不想被赶走,它还想继续留在这个家里。猫大妮的这段遭遇,居然让我和它有同病相怜的命运了。

夏日的一天,我被一个顽劣男孩追打,跌倒后双膝被路上的沙土弄得血淋淋的。我使劲自己爬起来,哭着往家跑,快进门时我擦去眼泪,并用裙子挡住双膝。我躲进卧室,猫大妮一下子冲进来,它耸动着鼻翼扑在我双膝上。它可能是闻到我双膝上的血腥味,才跟进来的,我摆摆手示意它别出声。突然间,我看到它的眼睛里,一点点涌上泪花。
于是,“猫大妮”就成了我们家庭一员。彼时外婆外公都刚刚退休,从繁忙的工作中彻底抽离,开始面对家中柴米油盐的琐事,让他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无所适从。外婆的形容是,空落落像找不到自己了。 
过了没几天,爸爸又登门了,买肉馅和韭菜,准备来包饺子。他第一次见到我外公,对我外公当场表示他的态度,希望外公能够促成他和妈妈的婚事。外公说他还没有思想准备,又问爸爸听说过外面的风言风语没有,爸爸说他已身陷其中了。
我看尽他们的白眼,也听多了他们的嘲讽和讥笑,只能越来越远地躲开他们。在家门后自我封闭的角落里,寂寞、孤单,如同一只落单的雁。一根毛线、一截蜡笔,我会独自捣弄半天,消磨时光。这时,猫大妮就悄悄靠过来,蹭我的腿和脚,一圈一圈地蹭,还呼噜呼噜着。每次这样看它,我总能开心地笑出来,妈妈听到我的笑声,在外间告诉老外婆、外婆,他们也跟着开心。
1987年,外婆家里有80岁的老外婆,还有我母亲这一辈,一共七口人,也是老少三代人。1989年我出生后,外婆说我和猫大妮是家里的第四代。在外婆眼里,猫大妮和我是一样的,都是属于她的孙辈。因为猫大妮比我先到,总感觉它多得了外婆的爱,我竟有一些嫉妒。
失踪的儿子和重度残疾的大女儿,始终是两位老人此生都不能抚平的痛。我的妈妈出生九个月就患了病,当时四肢瘫痪,经过医治上肢恢复。妈妈天资聪颖,在一家人的贴心照顾下以优异的成绩高中毕业。但因为残疾程度严重,她的大学梦破灭了。
猫大妮做妈妈有了第五代
一石激起千层浪,外婆家的猫和我妈妈的婚事,竟成了他们的笑资,外婆走到街上也被人指指点点。外公寻找儿子失望而归,家里的情况也让他懵了, “打猫,打猫!”沮丧的外公又开始喊起来,随手将手里的东西掷去,猫大妮吓得逃窜了,外婆追在它身后直掉泪。
外公一次次踏上寻子之旅,行囊里常年装着药瓶和鞋子。他有高血压,需要天天服药,寻子中他走过太多的路,烂掉很多鞋子,因此他每次都要备足布鞋、胶鞋。外公一走,外婆在家总是牵肠挂肚。那时还没有手机,外公在外找一个公用电话,打通社区办公室的电话,被办公室人叫来的外婆,在电话这头一边哭一边交代,劝他在外别不舍得花钱,吃好点住好点,不好找就回来吧。外公连连回应,放心放心,我会照顾好自己,你也多保重!

 刘爽,一枚文艺女青年,喜欢动物喜欢文字。
之后一个又一个的冬天里,我的手脚被冻得冰凉时,老是想起小时候。外婆担心我用热水袋和电褥子上火、不安全,她会将猫大妮推进我的被窝里,给我暖手脚。它身体里恒久的暖意,已然融进我的血液里、生命里。
我奶奶来时,也许是猫大妮闻到她身上有小猫咪的味道,上前蹭来蹭去“纠缠不休”。外婆给奶奶讲述猫大妮失去孩子后的故事,它好像将所有的爱转移给了刚刚出生的我。我独自一人在床上,被子脱落后,它会呜嗷呜嗷叫人来给我盖被子;我身下的尿褯子湿透了,它会上床使劲拉扯,试图拉出来;我半夜生病啼哭,它会不眠不休地守着我,眼睛还贼亮贼亮的……这些故事很是打动饭桌上的亲人们,大家忍不住伸手抚摸猫大妮,或将盘子里好吃的夹给它。
那年我17岁,还在上学的我,回来交到猫大妮最后一眼。它身体已经僵硬了,家里人都见过它之后,我姨父用竹篮子提着它,将它埋进大树下,盖在它身上的是,我外婆在世时缝制的小被子。
猫大妮在我家的生活,也是相当不错的。那时没有猫粮,一开始外婆给它做鸡肝和猪肝吃,它很快吃腻了,外婆又变着法给它弄各种好吃的。最终猫大妮的口味,是蛤蜊肉和蛤蜊汤泡馍。蛤蜊肉和馒头,还得剁得细细的,搅拌匀合才行。于是,在我给外婆帮忙时,我洗蛤蜊、煮蛤蜊、剁蛤蜊和馒头,都成了我每天的工作。伺候猫大妮,我学会干很多家务,学会照顾老外婆、外婆和妈妈。猫大妮跟在我身后讨吃的样子,瞬间觉得自己一下子高大起来,原来在这个世界上,我被它需要着呢。
外婆相信,“家里来个猫,就会年年高!”果然,1987年7月的一天,一个健康帅气的小伙子来了,他就是我的父亲。外婆给我讲述时,说那天她正在家里包饺子,是猪肉韭菜馅的,她就用饺子招待我父亲,吃饺子时还挑出肉丸给猫大妮吃。猫大妮欢快地跳来跳去,拘谨的气氛一下子活跃开了,大家边吃饺子边开心地畅谈。
我和猫大妮一块长大的,尽管猫的年龄比人短暂,但我和它共度的时光是难忘的。它后来生下的猫咪宝贝,使我荣幸升格为“小姨”,它们是我们家的第五代。